第一章??会盟 觥筹交错,酒已酣,人未醉。 七星堡的聚义厅里,一派欢歌笑语。酒宴丰盛,尽是山珍海味。钟鸣鼎食, 满座英雄豪杰。 这次江湖聚会,名为「讨贼盟」,是由七星堡双雄,大堡主许光和二堡主许 欣兄弟二人发江湖贴召集,特卞别邀请交好多年,名动江湖的紫阙山庄庄主萧烈 为盟主,主持本次大会。 七星堡之所以召集这次群雄聚会,只因近数月以来,江湖上屡屡发生夺财劫 色的案子。而官府对作案的盗贼却束手无策。 七星堡当家大堡主许光、二堡主许欣,热情地招呼着客人。那许光满脸和善 谦逊的笑容。他有一副短粗身材,一双充满善良笑意的细眼,身上穿着一件素雅 的青色长衫。他频频举杯劝酒,自己也喝了不少,酒意已经冲上了面颊。他的兄 弟许欣很年轻,却比哥哥长得出众多了。许欣一身剪裁合体的绸缎长衫,面如敷 粉,高挑身材,一表人才。最近七星堡生财有道,在江湖上名声鹊起,兄弟二人 也想借此聚会巩固七星堡在江湖中的地位。 「众位英雄。」许光起身朗声道。 厅中众人听见主人发声,都停了筷箸,不再讲话。大厅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许光接着说道:「今日鄙堡豪杰聚会,承蒙诸位赏光,实乃本堡幸事。许光 在此谢过!」 许光话音刚落,下面一片客套寒暄之声。 许光微笑致意,一双细眼眯的更加细长。「今日之会,特请武林名宿,德高 望重的『公平剑』紫阙庄萧庄主主持。武林人云,『公平剑出,江湖浪静。』萧 庄主享誉本地武林多年,交游满天下,与在下更是多年的交情。下面有请萧庄主。」 大家的目光,看向了坐在首座的一位紫面长须的侠士。这位侠士高大魁伟, 稳如泰山,顾盼生威,气度非凡,给人以无形的威压,既有江湖汉子的豪气,也 有富甲一方的雍容气度。此人便是紫阙庄主萧烈。萧烈今年42岁,为人侠义刚 烈,急公好义,江湖人称「公平剑」。因他出了名的为人公道,不徇私情,在江 湖豪杰之中深受推崇和敬仰。而紫阙山庄的实力和富有、「公平剑」在江湖中的 地位都不容小觑。 萧烈的身後坐着一位面容娇美,体态丰盈的妇人,如鸦的鬓云高起,一身得 体的襦裙雅致,粉面桃腮,目如秋水。臻首轻扬,顾盼生姿。那是他的夫人沈七 娘。 沈七娘其实有些累了,很想起身离开,但仍坐着没动。因为她的丈夫还正与 环坐四周的那些高谈阔论的江湖英雄相互敬酒。丈夫伟岸的身形,即使在这个群 雄齐聚的场合里,也是那麽地威严和出众。 而沈七娘自从进到大厅里,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为之一亮,有几个人甚至 难掩贪婪之色,眼睛直勾勾盯在沈七娘娇艳的面容和高耸的胸脯上。随着沈七娘 轻移莲步,丰盈婀娜的体态摇曳生姿,万种风情。有好色之徒的口水几乎都要流 了下来。一些女眷也悄声议论纷纷,年纪大些了撇撇嘴,假装端坐视而不见,年 轻的女子则明显地露出嫉妒的眼神。 其实,沈七娘在生命里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安之若素。自幼便见惯了男人 对她美色的垂涎,不管是少年的憧憬爱慕,还是成年男子的故作矜持,她都心中 如冰雪一般。自己久居庄中,相夫教子,多年不曾在江湖上抛头露面,今日甫一 出现,便艳惊四座。当下心中不免有些暗喜,所幸自己仍容颜依旧。 「据闻近来的几桩案子,也都离奇的很,没有留下明显的痕迹,看似高手所 为。盗财劫色,却是江湖宵小的行径。如此武林败类,不可等闲视之,务必除之, 以安民心。」坐在首座的萧烈慷慨而谈。众人纷纷赞同,各自争相发声。 此间主人许光附和道:「萧庄主所言极是,除暴安民,辑盗追凶,乃是侠义 之士的本分。我等须尽微薄之力,请各位各抒己见,献计献策。」许光话音刚落, 四周议论顿起,大厅里人声哄然,萧烈见众人皆点头称是,面露微笑。正欲端起 酒杯,眼角里发现左前方角落里突然又一点闪光。从那个方向传来一声大叫: 「黑云峰要萧烈偿命!」 刹那间,那闪光变成了一蓬暴雨,直向萧烈面门袭来。暴雨後一条黑瘦的身 影,手握一只闪亮的狭长匕首,冲向萧烈。显然是抱着一击必中的决心。 萧烈巍然坐着,身形尚未移动,远处两条身影已经拔地而起,飞掠过来,却 是那主人许氏兄弟反应迅捷,许光舞起一条铁尺,许欣展动一只铁扇,即刻出手 相救。但由於距离较远,显然已经来不及挡住那蓬暴雨般的暗器。 沈七娘一声惊叫。惊叫声未落,却从身旁卷起一条乌龙般的黑影,黑影之後 是一个快似闪电的灰色身形。 那条乌龙迎着那如雨飞来的暗器而上,以人眼无法看清的速度将那蓬暴雨搅 得粉碎! 暴雨乍停。大厅中央站立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那条搅碎暗器的乌龙却是他手 中一条乌黑的铁鞭。 那黑瘦的身影见那高大身影拦在面前,自知自己不是对手,忽地在空中一个 不可思议的折身,直向旁边一扇敞开的窗户冲去。 那高大的身影却比他快出太多,左掌反手无声挥出,正印在那黑色身影的太 阳穴上。那黑瘦身影被打得平平飞出一丈多远,跌落地上,再也无声无息。 许氏兄弟急掠到倒地的刺客身边,许欣伸手探了探刺客的鼻息。摇了摇头。 那刺客头歪向一边,眼见是不能活了。 许光摇了摇头道:「黑云峰贼寇残害生灵,三年前萧庄主召集武林人士,剿 灭了贼窟,没想到还有漏网的残渣余孽。」 许欣招呼家仆,令人将屍体拖了出去。 萧烈仍然巍然而坐,面不改色。 大厅中的高大黑影收了铁鞭,回身向萧烈拱了拱手。萧烈颌首道:「有劳高 师兄。」 原来,这个出手的人,叫做高风,本是位散侠,江湖名号叫「一鞭独行。」 掌中一条精钢盘蛇鞭纵横江湖,加之内力深不可测。其与许光、许欣兄弟是故交。 因武艺精湛,由许光引荐给紫阙山庄庄主萧烈,以四千两白银之质,聘为武师, 专门教授萧门子弟武艺。 许光也微笑赞道:「高兄刚才那一招,却从未见到高兄使出来过,怎的如此 迅捷刚猛?看来高兄功夫又精进了。」 那高风只是点了点头,便默然回到萧烈身後坐下,再不说话。 萧烈此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後的娇妻沈七娘,见她惊魂稍定,虽然正襟危坐, 嘴角微扬,表现得大方而得体。但做为丈夫,却立刻发现了她的厌倦和去意。 「七娘,你累了的话就不用陪我,去後面休息吧。」萧烈体贴温和地对年轻 的妻子说道。 17年前,在他的第一任夫人病逝之後,他迎娶了刚满14岁的沈七娘续了 正房。沈七娘是本地隐退仕宦之女,是一位诗礼传家的大家闺秀。七娘幼时以貌 美名动四方,却对江湖侠士颇为向往,自幼也曾习过一点拳脚,并不精通。其父 对七娘溺爱至深,尽遂她意。 七娘当年豆蔻年华,人间绝色,许配给他这样一位江湖人士续弦,这使萧烈 颇为感动。而七娘也尽力做一个贤慧的妻子,不仅为他生了两个女儿,还对他亡 妻留下的独子无矜视同己出,安排仆人、教师悉心教导。因此三年前岳丈仙逝的 时候,萧烈出钜资请来翠微寺的众僧人为丈人操办了隆重的法事。 沈七娘略一迟疑,她有些不情愿离开丈夫,也有些担心。她知道酒宴过後, 主人会安排一些所谓的「消遣」。在议论完了大事之後。豪客们总是要赌上几手, 试试运气的。可是,见丈夫的目光看过来,便温顺地微微点了一下头,转头看了 一眼伺立在身边的婢女荷香,荷香立刻乖巧地走过来,搀扶着沈七娘的手臂。 只听萧庄主朗声对众人道:「各位,在下今日赶赴许堡主之邀,车行一日, 傍晚方至。贱内体弱,不免困顿疲乏,即请先行告退,诸位仁兄海涵。」 众人齐声言道萧庄主客气,请夫人自便。七星堡主许光拱手笑道:「萧庄主 无需多虑,夫人旅途车马劳顿,本堡在後山花园已为诸位准备了多处别墅,即请 夫人移步安歇。」随即招呼二堡主许欣,为萧夫人引路。七星堡二堡主许欣二十 六七年纪,身材颀秀,面容俊逸。满面笑意,施施然拱手一礼:「夫人请。」 沈七娘款款起身,正欲转身,却有身後一位中年剑士见七娘回身,面对近在 咫尺的七娘光彩照人的容颜,竟然片刻间失态怔住,尴尬间急退欲让路,却失足 绊了一跤,跌坐地上。大厅里一片哄笑,那人狼狈爬起,连连施礼致歉。 二堡主许欣连忙上前,伸手屏开众人,留出一条过道,让七娘通过。七娘见 那许欣年方弱冠,却举止从容,优雅随意,方才那一掠身,虽然速度没有高风迅 捷,但飘逸潇洒,玉树临风。见他对自己展颜一笑,心中不免一跳,却装作若无 其事,手里拉紧了婢女荷香。 萧烈有些不放心,用眼示意高风。高风长身而起,行至沈七娘身侧。萧烈道: 「天色将晚,就让高师兄送七娘後山花园别墅歇息。万一贼人有同夥漏网,有高 师兄在,谅无大碍。」 七娘心系萧烈,说道:「贼人目标是夫君,高伯伯还是在此守护为好。」 萧烈道:「些个宵小,能奈萧某何?七娘且放心。」向高风示意。 沈七娘只得听从丈夫安排。许欣带路,高风随着主婢二人向後厅走去。 绕过後厅,许欣转向武师高风道:「高兄别来无恙否?」那高风不苟言笑, 微微点头,算作回礼。 沈七娘初次来七星堡,见通向後山花园的廊桓幽深,庭院深阔。加之刚才又 有刺客行凶,心下确实有些忐忑。如今有高风随行,与那二堡主许欣又是故交, 心下乃稍安。心中对丈夫萧烈的安排多了一分感激。转回头,望了酒宴中的丈夫 萧烈一眼,只见萧烈正与许光以及几位豪客热络谈笑。沈七娘才转身携了荷香, 随许欣向花园廊下走去。 一阵微风拂来,缕缕花香隐约可闻。远处宴席处传来丝竹之声,悦耳动听。 此时正是初夏天气,白天的袄热已开始消散,沈七娘却忽然感到一点莫名的寒意, 忍不住拉紧了身上的的披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