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征服和蹂躏
征服和蹂躏
“啊……”当上身被吊起的所受的力中的大半,由手腕转移到了被夹子夹住的乳头上时,女刑警队长发出了惨烈而无尽的呻吟。如倒覆的瓷碗般圆润丰盈的乳房瞬间被拉长了,呈一个尖挺的峰状,但古怪的曲线完全明示了这是在如此酷刑下产生的结果。身体中最敏感的部位受到了刺激,却突然使杨清越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反抗意识。此时,她那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似乎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新的力量,唐老板和他的手下简直无法相信发生眼前的事实。只见女刑警队长的腰身突然用力一挺,雪白的上身顿时向上挺起,完全依靠自己的腰部力量,使得身体和被吊着腿呈现了一个V字型。这样,由於乳房和手腕上的吊索不再绷紧,被吊绑着的脚踝成了唯一的受力之处,平衡状态顿时发生了变化。半空中,女刑警队长白皙的裸体如同钟摆般摇晃着,但乳头不再受制,使那淒厉的呻吟声中断了。“哦!”连唐老板也不禁为女刑警队长的顽强反抗赞叹了一声,他觉得自己不得不对杨清越作重新的估量。一天前,对赵剑翎用刑的失败还可以归咎於缺乏刑具,不能使用最厉害的酷刑,那么现在面对杨清越的反抗,他又能说什么呢?唐老板微微一思考,觉得这兴许还不是完全的失败。确切地说,女刑警队长虽然逃过了这明显的一劫,却只不过把自己置於了一个更艰难险恶的处境,对於唐老板这样的用刑专家,只是略假思索,就想到了更为残忍的方法。唐老板走上前,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杨清越赤裸的臀部,使得她的摇摆幅度变得更大了一些,并悠闲地道:“杨队长果然是C国女刑警中的精英人物,这样都有办法抵抗,真是让人钦佩不已,我看比那个赵剑翎强多了。不过么……杨队长要是以为这样就能够坚持下去,未免也太过小看我了。看在杨队长这么令人敬佩的份上,只要你说出周老大的密码,我就再也不为难你,立刻放你走,你看怎么样?”杨清越也能轻易地看出,唐老板的这些话只是说说而已,他并不指望女刑警队长会这样轻易地屈服,关键还在於通过分散她的注意力,给她那极度紧张的抵抗增加新的压力。身为女刑警队长,被歹徒拍着赤裸的臀部却无法反抗,无疑是很羞耻的事,但既然被活擒就不可避免地会受辱,也没有办法,何况此刻根本无暇顾及。事实上,女刑警队长此刻可谓极其虚弱,而以这种靠腰部力量挺着上身的姿势对体力的消耗更是十分巨大,而身体的摆动使她所面临的局面变得更加困难。杨清越却无法松劲,如果一旦支持不住,那一双乳头上所受到的刺激更是无法承受。也就是一分钟,女刑警队长的玉体上便汗如雨下,发出了粗重而不均匀的喘息。唐老板淫邪地笑道:“杨队长,既然你不招供,那我们就看看,你还能支持多久。你们拿一根粗麻绳上来。”接到命令的歹徒立刻递上了一条短短的粗麻绳。唐老板接过麻绳,将它穿过了女刑警队长的并拢的双腿间的空隙。他双手各执绳索的一端,即便杨清越不断摇晃着身体的情况下,麻绳还是压到了她的阴部上。唐老板道:“杨队长,我们好好地玩玩。”说完,男人开始来回拉动着手中的麻绳。由於女刑警队长的身体在半空中不断地摇晃着,唐老板并不能保証麻绳在每一时刻都紧紧地摩擦着她的阴部。但即便如此,一阵阵又痛又麻的不时地从阴部和大腿的根部传来。杨清越的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护住阴部,但她的双手依然被绳索栓着,虽然吊索已经松弛,但还没有到能够随意地活动手臂的地步,否则她只要轻松地用手扳住腿部就可以使得上身向上挺立,而不需要依靠腰部的力量了。“呃……啊!啊!畜生!啊!”坚强的女刑警队长忍不住呻吟起来。敏感的体质在歹徒淫邪的挑逗之下带来了剧烈刺激,不仅使她的身体产生了正常的生理反应,更令她的挺腰姿势难以继续坚持下去了。“啊!啊!啊!”唐老板毫不怜惜地来回拉动着手中的麻绳,粗糙的绳索在杨清越的阴部不断地搓动着。男人可以看到女刑警队长的美貌绝伦的脸庞不断地扭曲着,身体在摇晃的过程中不断地颤抖着,就知道她的抵抗已经到达了极限。“不要啊!啊……”随着唐老板猛烈的最后一击,女刑警队长惨烈地呻吟着,再也无法用腰部的力量支持挺立的身躯。她的上身顿时向后仰倒,吊住她双乳的绳索瞬间绷紧,一阵无法抵挡的刺激从胸部直冲脑海,加上绳索绷紧时产生的张力,女刑警队长白玉般的裸体顿时在空中发生了剧烈地一震。“啊……”杨清越简直无法想像自己居然会遭遇到如此的痛苦。刚才虽然也尝试过吊乳头的痛苦,但毕竟那时候的她的上身是慢慢地放下去的。现在的上身突然先后倾倒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女刑警队长只觉得乳头在一瞬间几乎要被扯去了。“啊……啊……啊……”胸尖被吊着所带来的刺激顿时压倒了坚强的女刑警队长。她痛苦地挣扎着,却把自己陷入了一个更绝望的境地。身体的每一次挣动,都使得吊着她的双乳的绳索经历了松弛和绷紧的过程。如果杨清越能够冷静地思考一下,立即就能意识到这样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但现在,她已经完全被痛苦压倒了。“啊……啊……啊……”歹徒们的眼中呈现了一场极其色情的凌辱画面。女刑警队长赤裸的玉体凌空挣扎、翻滚、起伏着,一双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在一轮起伏中忽被吊索拉长,又在瞬间恢复了饱满的形状。杨清越那乌黑的长发随着挣扎而飘荡,身体上汗水淋漓,双腿之间淫水泉涌。入耳的尽是痛苦的呻吟声。虽然杨清越在意志上继续拼命地抵抗着,强行压住了自己招供的想法,但她知道,在歹徒们的面前这样疯狂地挣扎和呻吟已经使自己完全丧失了身为女刑警的尊严。唐老板的用刑虽然没有完全成功,却至少成功了一半。不到三分钟,尿液和粪便从女刑警队长失禁的身体中排泄而出,一股臭味充斥了刑房。************监狱之中竟然充满了色情的气氛,对被擒的女警官肆意的轮奸使得每一个囚犯都兴奋无比。如果不是狱警叫了暂停,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轮到的人都正跃跃欲试地冲上去了。赤裸的赵剑翎依旧呈“人”字型地被绳索捆绑在墙上,清秀的脸庞低垂着,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冰清玉洁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晶莹的汗水和被男人们疯狂蹂躏所留下的痕迹。对於这些囚犯而言,能够强奸这样身份高高在上、身材无与伦比的女警官,使他们几乎丧失了理智。整个过程极其粗暴残忍,加上赵剑翎的刚毅,以至於她那敏感的身体虽然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却除了娇小的乳头变硬之外没有产生任何明显的生理反应,更不用说性欲或快感。在先前罪犯们如狂风骤雨般的轮番强奸中,年轻的女警官昏死了三次,随即又被痛醒,虽然无法数清究竟被强奸了多少次,但她尚能估计出数量大致在三、四十人之间。赵剑翎那一双晶莹剔透的乳峰上佈满了淤青色的指痕,白皙匀称的大腿内侧满是男人的精液,稀疏的阴毛之下,最隐秘的阴部红肿地外翻着,不堪入目。草绿色的警服扒在被反剪的手臂上,腰间挂着被撕破的亵裤残存的一圈布料,右脚上还留着一只黑色的高跟鞋,更增添了几分惨不忍睹的形象。谁能想像,这就是刚才以一人之力打得勇哥等二十余人魂飞魄散的精锐女警官。当然,阮云天通过监视器欣赏着轮奸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的刺激的场面,也正是他通过对讲机叫狱警暂时终止对赵剑翎的凌虐。理由很简单,女警官并没有在歹徒的暴虐下说出周老大的密码,而性交的调教也没有使她产生任何明显的反应,可以说到目前为止是极其失败的。阮云天看了看坐在自己身后的狱警,道:“你去把那些工具都拿来。”狱警一时尚未反应过来,问道:“什么工具?”阮云天道:“当然是性虐待的工具。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果然名不虚传,被这么多人强奸都没有反应。把电动假阳具、电刑工具和所有的催情剂都拿出来,叫他们继续折磨拷问,如果问不出周老大的密码,也一定要把她调教成我的性奴。”赵剑翎看着勇哥和几个囚犯接过了狱警拿来的那些刑具,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恐惧。她当然知道这些刑具的厉害,而根据目前自身的状况,根本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刚被带入监狱时她的体力尚处於最佳状态,经过了激烈的搏斗、狱警的电击、歹徒们的捆绑刑讯和刚才的轮奸,她已经完全虚脱了。赵剑翎知道,典狱长无疑想要彻底征服她,通过把她投入男犯监狱,精心地营造出了极其可怕的气氛。他在眼看勇哥等人无法得逞之际,指使狱警的介入,使得有着一身高强武艺的女警官被这伙囚犯活生生地擒住。罪犯们的性欲成了刑讯和调教的最佳手段,更对女警官尊严的打击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之际,阮云天又再度介入,面对着这些囚犯背后的抄控者,赵剑翎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奈。只见勇哥手中拿着一个注射器,先后深入了几个药剂瓶中,将注射液吸入。赵剑翎虽然垂着头,但微微扬起的目光已经看到了一切。她知道,由於自己并没有在歹徒们的强奸中产生什么反应,他们一定是想用春药、催情剂一类的东西,以彻底击溃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勇哥右手提着注射器,走到了被擒的女警官的面前,左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赵剑翎那原本低垂的清秀脸庞被男人的手托得被迫仰起,被捆绑的赤裸的身体一阵挣扎。勇哥道:“赵警官果然是冰清玉洁的贞洁玉女啊!被这么多人连续强奸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看看我手中的东西吧,它会让你彻底屈服的。”赵剑翎的下巴被男人卡着,只能发出断断续续而含糊不清的言语:“你……你们这……这……伙畜……生!还有阮云天!你们是不……不会……得逞的。不……不管你们用……用什么手段……我……我都不……不会屈服……”勇哥道:“赵警官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你的坚强我们都看到了,要让你屈服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等到你的身体不再受自己的精神控制的时候,你一定会彻底被我们征服的。哈哈哈!”注射器插入了女警官白皙柔美的玉臂上,她那明亮的双眼突然收缩了一下,液体随着囚犯手指的挤压而注入了她的血液之中。顿时,一股热流传遍了她的全身。得手的男人松开了托着她下巴的手,退后半步,她那清秀的脸庞再度垂下,几缕凌乱的秀发滑到了眼前。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视线也微微有些模糊了。由於被顾老三监禁的时候被注射过数次春药,每次都会造成这样的状况,只是程度不同罢了。虽然在春药的作用下,敏感的身体很容易崩溃,但要使她在精神上产生性欲和快感,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她的下身在热流的影响下渐渐地变得麻痒起来,喘息也渐趋剧烈,赤裸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在囚犯们的眼中出现了一个精彩的场面,女警官紧咬着牙关,秀眉一次次地微微皱起,拼命地抵御着药力可怕的侵袭。勇哥淫笑道:“赵警官,不要再坚持了,这样强行控制自己的性欲,对你的身体会产生很大的伤害。不要以为你能够抵抗得住。我在你身上注入了四种烈性的催情剂,其中每一种的份量都足以令最贞洁的女子崩溃的。哈哈哈。”“呃……”女警官艰难地抵抗着,紧咬的牙关中微微发出呻吟,对於囚犯的污言秽语根本无法理会。虽然勇哥说到用了四种不同的所谓烈性春药,但毕竟不可能达到马老先生特制的催情剂那种效果。被顾老三凌辱时,也经常被注射数倍於普通剂量的催情剂,但都不能使她产生精神上的崩溃。现在,唯一能够动摇赵剑翎的信念的,是马老先生的那句话:“有了第一次高潮,再出现第二次第三次就不那么困难了。”的确,她可以感到,经过了一天前强奸大会上的彻底崩溃,自己在春药下的反应变得更难控制了。“呃……”身上的燥热使得女警官微微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奋力地抵抗着。在她那略显模糊的视线中,看到勇哥淫笑着走了上前,手中拿着两根导线,导线的一端则连着微小的金属夹子。歹徒淫笑着,把手中的金属夹子探到了赵剑翎挺拔的双峰的尖端。当金属夹子夹住了女警官红色的乳头之时,她只觉得胸前最敏感的部位微微一颤。毕竟金属夹子的力量远比男人的手指有力,赵剑翎秀眉微微一皱,精神在这一瞬间竟然无法集中。原本她的身体反应在精神高度紧张的压抑之下被限制着,此刻瞬间失去了控制,闪亮的淫水从她那红肿的阴部流淌了出来。勇哥马上注意到了女警官的反应,淫笑道:“哈哈哈哈!贞洁的赵警官终於有反应了。”说着,他的手指竟然探向了赵剑翎的阴部。女警官挣扎着身体,但被捆绑着根本无法躲闪,男人的手指轻松地插入了她身上已倍受囚犯们蹂躏的要地,轻轻地捣弄着。“畜生!住手!呃……”赵剑翎一方面需要集中精力抵抗春药对精神的冲击,另一方面又要面对勇哥的凌辱,更何况歹徒们还有其他的厉害手段。即使是精锐的女警官,面对眼前的局势,也只能作出近乎於绝望的抵抗。勇哥将手指从赵剑翎的阴道拔出,仔细地观察着上面沾满的女警官的体液,笑道:“赵警官的淫水终於流出来了。不过看来反应还不够剧烈,不过我可以保証,今天一定让你尝到身为女人的乐趣。哈哈哈!”说着,他从身后的囚犯手中接过狱警拿来的电动假阳具,对着赵剑翎的阴部直插进去。当他打开了电动假阳具的开关之时,女警官的裸体突然抽搐了起来。“呃……啊……呃……”对於赵剑翎而言,这就是一场新的强奸,只不过阴道内是电动假阳具而已。由於刚遭到了这伙罪犯们轮番的奸淫,遭到侵袭的体内产生的痛楚远远压过了强奸产生的性刺激,反使得她的精神微微一振。虽然在春药和假阳具的双重攻击之下,女警官的精神依旧完全清醒。虽然下身的痛楚暂时抵御了性欲和快感的滋生,缓解了对精神上的压力,但歹徒们保留的手段无疑是最有威力的,处境依然十分困难。赵剑翎微微仰起了低垂的脸庞,双目中射出了充满怒火的光芒,悲愤的言语夹杂在呻吟之中从牙缝中挤出:“呃……啊……你……呃……你们这些畜生……呃……总有一天会……啊……会得到报应的……”勇哥道:“看来赵警官还挺能够支持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你既然不愿意说出周老大的密码,又不愿意放弃你那冰清玉洁的矜持,那就只好把你彻底征服,让大家看看贞洁玉女发情的场面。”说着,他扳动了电流的开关,瞬间,无比刺激的一幕呈现在囚犯的面前。“啊!啊!啊!啊!”原本微弱而悠长的呻吟在瞬间转为了短促而大声的尖叫,电流从女警官娇小的乳头通过,被捆绑的裸体疯狂地挣扎起来,一对尖挺的玉乳也随之剧烈地震颤。赵剑翎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对於她这样坚强而贞洁的女警官,电刑是最有效的,在被顾老三严刑拷问时,这一点就已经得到了証明。其它的酷刑,很少能够使她产生这种不顾尊严地疯狂扭动挣扎的场面。由於女警官的体质比较敏感,电击乳尖会对她产生极大的性刺激,不仅能够对她的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压力,更能够使她的身体迅速崩溃。几分钟的电刑所能达到的效果,往往是数十次强奸都达不到的。所以,当电流从她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进入时,一阵难以名状的恐惧涌上了心头。“啊!啊!啊!啊!”武艺高强的女警官瞬间就处於了崩溃的边缘。来自胸前的刺激吸引了她全部的精力,而下体的痛楚、春药的侵袭都已无法顾及。赵剑翎双眼一片模糊,体内的热流将她完全吞噬,一阵阵性刺激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直逼已处於重压之下的脑海。坐在控制台上的典狱长脸上终於呈现出了笑容。自从赵剑翎落入了他手中之后,将她迷奸主要是能把这个精锐的女警官抓到手,其次是满足一时的性欲。此后将她置於男犯监狱之中,原本以为能够轻松地毁灭她的尊严。没有料到赵剑翎竟然以高超的武艺打得众囚犯狼狈不堪,只是在狱警的介入下才再度把她擒住,而随即的审讯和轮奸虽然把精锐的女警官凌辱蹂躏得惨不忍睹,却没有动摇她的坚定意念和贞洁形象。但现在,他终於看到了转机,赵剑翎疯狂的挣扎和剧烈的呻吟预示着她随时都会崩溃於性欲之中。相对於先前多达数十次的强奸却不能造成她任何的反应,这无疑是巨大的进展,而且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将她彻底征服。监视器中,赵剑翎的脸庞时而仰起,时而低垂,赤裸的玉体在绳索的捆绑之下竭力地抽搐和扭动着。电流源源不断地通过颤抖着的白皙晶莹的酥胸,两条匀称优美的玉腿也随之晃动着,一双玉脚时而向内侧勾起,时而又紧绷伸直。仅存的一只的高跟鞋最终也落在了地上,秀美的右脚也完全赤裸着映入男人的眼帘。看着女警官清秀的脸庞和俊美绝伦的身材,阮云天有些无法自制了。他倾倒於赵剑翎清纯灵秀的气质和容貌,也倾倒於她那具有独特的性感的身体。男人站了起来,走出了控制台,典狱长决定亲自征服她。